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备用站 >> 我超凶的![快穿] >> 喂养指南

“怪不得找了这么久, 原来是丢在这儿了。”

袁暮微微挑眉,眼里闪过了然的淡淡笑意。半蹲了身子把小乌龟轻轻搁在石头缝里, 又特意拿了几块石头压好, 轻轻拍了拍依然在隐隐发抖的小脑袋:“我去看看,马上就回来, 别害怕。”

能叫袁少当家害怕的通常都是起码还能看得出人形的鬼物,像这种连形状都看不出的水鬼,袁暮反而一点儿感觉都没有。随手扯了绷带扔在一旁, 单手一扯树枝,身形就轻巧地腾越上去,一头钻进了那一片黑雾之中。

要把一个已经被封印的水鬼幻影打散不算难事, 可眼前的毕竟只是个幻影,要想把真正的小兔子吊坠捡回来, 就一定得想办法进到水鬼的容身之处才行。

袁暮守定心神放松身体, 一路被水流卷进了一处阴影下的石穴, 深吸口气钻进了进去,果然在离洞口不远处一眼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吊坠。

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好看的小白石头,居然就这样被可恶的人类给拿走了, 被封印的水鬼本体发出一声怒吼,朝袁暮怒气冲冲地直扑过去。

袁暮早有准备, 眼疾手快地接连甩出几张护身符。护罩和水鬼的力量相撞爆破的强横力道搅起了剧烈的水流, 袁暮屏住呼吸闭紧双眼, 身不由己地被汹涌水流给掀出了水面。

眼前的世界忽然明亮, 袁暮抬手撑住树枝试图稳住身形, 却忘了肩膀上还有伤。肩上骤然炸开尖锐的痛楚,右手一软没能卸去来势,狠狠朝丛生的枝条撞了下去。

袁暮的左手握着吊坠无暇松手,正要索性狠下心拼着撞断几根树枝落在地上,身体却忽然被一股熟悉的清清凉凉包裹,落势倏地缓了下来。

“不行,这里有阳光,快回兔子里去!”

立刻猜到了是小鬼使出手相救,袁暮心里一紧,急声喊了一句,却已经听见了小鬼使压抑着的低低闷哼声。

上一次眼睁睁看着主角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一次是自己一定要来找小兔子的,必须要保护好主角才行。

小鬼使被阳光烫得直发抖,却还是咬着牙小心地护住了袁暮,稳稳当当地放在了地上,才低低呜咽一声,吃痛地蜷缩起了身体。

水鬼的虚影还在后面穷追不舍,袁暮赶忙将小鬼使搂在怀里,踉跄着跌坐在了阳光找不到的地方,勉强靠着树干稳住身形。把小兔子吊坠塞进他手里,左手一甩就又将几张符纸捏在指间,威胁地朝虚影晃了晃:“你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还要再被我打散一次吗?”

先是莫名其妙被一个人类找到说要献祭,结果既没能抓到说好了献祭的食物,又被一群人冲过来不由分说地封印,现在连捡两块石头居然都要被找上门来打一顿。水鬼虚影冲到一半就堪堪刹住,进退两难地望向面前的法师,不舍地望了一眼那块很好看的小白石头,忽然崩溃地呜呜大哭起来,抹着眼泪一头扎回了水里。

“居然被打哭了吗……”

袁暮肃然起敬地摇了摇头,忽然觉得鬼物似乎也没那么可怕,却才走了一瞬的神,就忽然想起了怀里的小鬼使,连忙紧张地低下头:“怎么这么不听话?哪儿烫着了,疼不疼?”

“没事的,不疼……”

小鬼使眼泪汪汪地蜷在他怀里,坚强地摇了摇头,紧紧攥着胸口的吊坠不松手,目光又被袁暮肩上的一抹鲜红引过去:“你流血了!”

“我也没事,就是刚才扯到伤口了——要不是你帮我拦了一下,我现在大概就不只是流血,还要骨折成好几段躺在地上了。”

袁暮浅笑着摇摇头,支撑着身体倚着树干靠稳,轻轻抚了抚小鬼使的脑袋。不着痕迹地板着他的身体仔细看了看身上被烫伤的痕迹,耐心地垂下目光:“伤得不轻,要尽快治疗才行,不然会留下暗伤的。”

小鬼使还不知道要怎么治疗,靠在他怀里不敢动,乖乖眨巴着眼睛,老老实实等待着人类法师的指令。

迎上小鬼使清清亮亮的单纯目光,袁暮耐心地揉了揉他的头发,眼里带了淡淡笑意,忽然单手揽起小鬼使的肩颈,低下头认认真真地吻了下去。

“唔……”

被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小鬼使怔怔地被他吻上来,半透明的脸庞上就又泛起了淡淡血色。纤长的眼睫无措地扑闪个不停,下意识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攥住了袁暮的衣领。

袁暮含笑遮住他的双眼,稍稍向后撤开了些许距离,故意一本正经地轻咳一声:“这个时候怎么能睁眼睛呢?专心吸我的阳气,你的伤才能好,连自己的本能都不记得了吗?”

原来主角是为了给自己治伤……自己简直超不纯洁了!

小鬼使立刻害羞得无地自容,缩在袁暮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老老实实地被他吻了好一阵,都还在满心后悔地反省着自己的胡思乱想。

轻轻松松就猜到了小鬼使心里的念头,袁暮也坏心眼地不再出言提醒,借机过足了瘾,才浅笑着向后撤开,轻轻揉了揉怀里的小脑袋:“怎么样,吃饱了吗?”

“糟了,我忘记了!”

被吻得晕晕乎乎的小鬼使才忽然醒过神,又不好意思主动说要再亲一次,低下头心慌意乱地不敢吭声。袁暮忍不住轻笑出声,耐心地把他往怀里护了护,闭上眼睛温柔地吻下去:“来吧,这次不要再忘了。”

主角果然是善良的好人!小鬼使感动得眼泪汪汪,小心翼翼地吸取着活人的阳气,被太阳灼伤的地方迅速复原愈合,转眼就恢复了一片光滑平整。

感觉到怀里的身体终于渐渐放松,袁暮也总算松了口气,等着小鬼使不再主动吸取,才笑吟吟地向后撤开:“怎么样,这次吃饱了没有?”

“吃饱了……”

小鬼使很有分寸,只是治好了伤就没有再继续吸取,身形却还是因为难得的补品而有所凝实。除了泛着淡淡的白光,抱在怀里居然带了难得的淡淡暖意,几乎和一个真真正正的人类没什么两样。

袁暮的目光暖下来,含笑捏了捏小鬼使泛着淡粉色的脸颊,把他颈间的吊坠轻轻摆正:“小兔子找回来了,高兴吗?”

小心翼翼地把小兔子握在掌心,小鬼使清秀的眉眼柔柔弯起,轻轻点了点头,忽然抱住了人类法师的脖颈,凑到他唇畔轻轻亲了一下。

“对了,真乖。”

十分满意于自己现在的待遇,袁暮笑着点点头,鼓励地揉了揉小鬼使的脑袋。借着他的支撑才支起身,脚下却忽然一软,眼前黑了黑,就又无力地跌跪了下去。

“小心!”

小鬼使连忙扑过去,搂着他半跪在地上,眼泪汪汪地抬起头,无措地望着人类法师隐隐苍白的脸色:“伤口是不是很疼?对不起……”

“没事的,我自己也是一定要找回这个吊坠才行,怎么能怪你呢?”

袁暮安抚地握了握小鬼使的掌心,扶着他的肩稳住身形撑身站起。才要在自家小鬼使面前再振作起精神,目光忽然凝聚在丛林深处,连面对水鬼都始终岿然不动的神色就忽然出现了龟裂。

袁少当家苍白了脸色哆嗦着后退几步,手忙脚乱地把小鬼使塞进了挂坠里,掉过头就要跑,忽然被一只凶神恶煞的厉鬼凌空拦住了去路。

“不不不——你让我爸听我解释……”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袁少当家手足无措地踉跄了两步,结结巴巴地才要开口,却已经被厉鬼一把抄起来扛在肩上,沉默着往袁家大宅一路飞去。

从小就是因为被这只不会说话又长得超凶的厉鬼扛回去挨揍太多次,袁暮对鬼物的恐惧才会这样根深蒂固,甚至一看见都忍不住要瑟瑟发抖的。

半点都不怀疑等自己回去一定会迎来一顿结结实实的竹笋炒肉,袁暮忧心忡忡地趴在厉鬼的肩上,小心翼翼地攥了攥掌心的小兔子,接到暗号的小鬼使就立刻心领神会地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两个灵魂躲在袁暮体内合计一阵,没能扛住袁少当家半是诱哄半是央求的攻势,善良的小鬼使终于还是再一次犹犹豫豫地接管了身体。鼓起勇气侧头望向沉默的厉鬼,朝他小心翼翼地招了招手:“你好,请问你需要稍微整一下容吗?”

大鬼使沉默着望向他,狰狞的面庞莫名透出浓浓寒意,一言不发地朝地上降落了下去。

阴森的血色双瞳叫躲在角落的袁暮瞬间感到事情不妙,几乎已经预见到了自己在见到老父亲之前就要挨一顿揍的惨烈现实。刚要提醒小鬼使一定不能多说话,厉鬼却已经把他的身体轻轻放在了一块石头上,猩红的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他,蹲在地上轻轻点了点头。

“你长得太奇怪了,要完全修好可能要费一些时间,我慢慢给你弄,几次就能好了……”

见到他同意,小鬼使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轻轻点了点头,用完好的左手替他尽可能修整着五官的位置,又把那些鲜血淋漓的伤口修复了一部分。还想要继续调整,却已经挨不住失血和泡水带来的发热和眩晕,蹙了眉难受地低低闷哼一声,身形不自觉地往一旁栽倒下去。

眼看着小鬼使又因为自己的伤势受苦,袁暮心疼得不成,刚打算把身体交换回来,厉鬼却已经忽然抬起一只手臂,把险些栽倒的小鬼使稳稳扶住,又沉默着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单手把他抱在了胸前。

……

忽然感到了世界的残酷,袁暮含着泪打消了接替小鬼使的念头,识相地老老实实缩了回去。

身上实在不舒服,小鬼使在路上就忍不住打起了瞌睡,头一点一点地直往下耷拉。厉鬼细心地调整着姿势,又替他把风挡住,直到他的眉眼总算舒展开,才保持着这个姿势一路飞回了袁家主宅,把他轻轻放在了卧室的床上。

听说自家伤还没好的儿子居然胆子大到又去找那只水鬼的麻烦,袁家的爸爸妈妈都担心得要命,袁家主当即把自己最得力的鬼使派了出去,打算把这个儿子直接抓回家里来,说什么也要好好收拾一顿长长记性。

小鬼使睡得正沉,感觉到脱离了之前的怀抱,就不自觉地轻轻蹙了蹙眉,下意识睁开了眼睛,就正迎上了袁爸爸满是愠怒的目光。

袁妈妈虽然心疼儿子,却也知道有时候不管教不成,狠了心陪在一旁不吭声。袁爸爸撸起袖子走过去,怒气冲冲地迎上了儿子眼睛里茫然无辜的水色,才抬起的手就卡在了半道上,说什么也再落不下去。

“伤还没好,谁叫你跑去逞能的!都告诉你水鬼已经被封印了,你还跑去折腾什么?!”

打虽然不忍心打,但训一顿还是逃不了的。袁爸爸厉声训斥了一句,却没能等来往常的顶嘴狡辩,反倒眼睁睁看着已经儿子被吓得变了变脸色,吃力地向后缩了缩,又一不留神牵动了伤口,吃痛地闷哼一声,脸色就立刻苍白了下来。

“好了好了,差不多也就行了。他刚被你那个鬼使扛回来,没吓昏过去都是好的了,你干嘛还非得趁着这时候凶他?”

袁爸爸进退两难地卡在半道上,袁妈妈却已经忍不住心软。连忙上去把儿子护下来。不无谴责地瞪了一眼只会吹胡子瞪眼睛的丈夫,轻轻扶住了儿子的肩膀:“衣服这么湿也不说一声,还不快换下来,是不是着凉了?你现在受着伤,又出去乱跑,你爸爸也是太担心你了……”

主角的爸爸果然超凶!小鬼使被吓得心惊肉跳,小心翼翼地单手解着扣子,低下头乖乖认错,眼眶就跟着红了一圈:“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你看你,挺大个人了哭什么——是不是难受的厉害?我这就叫医生去,你就是不知道听话,到头来还是自己遭罪……”

一看见儿子乖乖认错,袁爸爸攒了满肚子的气反倒再发不出来。看着儿子苍白的脸颊上不正常的潮红,尝试着用手背试了试额间的温度,就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连忙转身就往外走:“我去找医生,赶紧帮他把衣服换换,别的事回头再说吧。”

日常即使烧到四十度都要被罚跪祠堂的袁少当家目瞪口呆地躲在身体的角落,眼睁睁看着自家雷厉风行的母亲轻柔地帮着小鬼使把湿透的衣服换下来,又用烘好的干毛巾仔细擦干了头发,把被子也严严实实盖好,力道温柔地点了两下儿子的额头:“不许再胡闹了,听到没有?”

小鬼使烧得迷迷糊糊,缩在被子里乖乖点头,本能地朝着超温柔的袁妈妈弯了弯眉眼。叫袁妈妈心里一软,揉了揉儿子的短发,侧身坐在床边:“想吃什么?妈去给你做,煮碗面热乎乎的喝上一口好不好?”

有妈妈疼的感觉真好,小鬼使眼泪汪汪地眨眨眼睛,听话地点点头。袁妈妈又替他掖了掖被子,守着医生进来打吊瓶换药,才起身快步出了门。

一回家就换上了干爽的衣服,小鬼使裹在暖乎乎的被子里面,一边输着液一边高高兴兴地吃手擀面。叫每次都是跪在祠堂里啃硬馒头的袁少当家欲哭无泪,可怜兮兮地躲在角落,简直委屈得要命。

屋子里静下来,小鬼使就懂事地收敛了意识,打算趁着这个机会把身体让还给主角。两个人正要交换,一阵阴森森的风忽然把门吹开,袁暮下意识抬起视线,就正对上了厉鬼那一双猩红的双眼。

“你不要害怕,他只是不喜欢说话,其实是很好的鬼……”

小鬼使连拖带拽也没能把坚定缩回去的袁暮给拽住,也只好重新硬着头皮顶上来,撑起身迎上厉鬼殷切的注视,朝着他浅浅地笑了笑:“你来了,是要我继续帮忙吗?”

厉鬼摇摇头,指了指他肩上的伤口,又指指吊瓶,飘过去按着他躺下,把被子重新盖好。在床边徘徊了半晌,才把枯瘦的手掌从一团黑墨里探出来,掌心居然安安静静地躺着两颗奶糖。

“是给我的吗?谢谢你!”

小鬼使的目光惊喜地亮了起来,厉鬼点点头,把手里的糖搁在枕头边上,就飘飘荡荡地出了门,还特意把门重新轻轻掩好。

高高兴兴地把糖藏在了枕头下面,困到不行的小鬼使轻轻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缩进被子里,舒舒服服地蹭了两下。

做鬼哪里都好,偏偏躺下睡觉的时候怎么都没有人类原装的身体舒服。主角的灵魂说什么都不愿意出来,小鬼使也就难得心安理得地放松了身体,轻舒口气闭上了眼睛。

安稳地睡到了半夜,隐隐约约察觉到有人开门进来,小鬼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抬手想要揉揉眼睛,就被一只大手稳稳按住:“小心点儿,还想叫伤口裂开吗?”

语气虽然不善,声音却显然放得极轻柔,显然不是像白天一样来训人的。一哄就好的小鬼使立刻乖乖弯起了眉眼,高高兴兴地牵住了袁爸爸的手,唇角就挑起了柔和又乖巧的弧度。

被儿子异常可爱的笑容一晃,袁爸爸一时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轻咳一声摸摸鼻子,别过头半晌才闷声开口:“你不是随随便便给自己找罪受的人,说吧,你跑到那儿干什么去了?”

小鬼使眨了眨眼睛,有些心虚地低下头,略一犹豫才轻声开口:“找吊坠……”

“什么吊坠——那个兔子吊坠吗?!”

没想到那么重要的东西居然被弄丢了,袁爸爸愕然起身,又连忙尽力收敛了声音,皱紧了眉俯身开口:“找到没有,丢在哪儿了?”

“找到了,被那只水鬼给捡走了。”

被袁爸爸异常激烈的反应给吓了一跳,小鬼使连忙老老实实答了话,又把手里的吊坠递了过去。

说来也怪,吊坠看上去明明不是什么坚固的材质,这样被折腾了一大圈,居然连半点划痕都没有。袁爸爸这才长舒口气,单手小心翼翼地把儿子揽起来,替他把吊坠好好戴上,沉默半晌才极轻地叹了口气:“当时是不是很凶险?那只水鬼凶悍得很,居然让你一个人去配合甄家对付他,是我太大意了。”

主角当时差点就被水鬼给吃掉了,小鬼使怕袁爸爸担心,又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不凶险的话来,只好低下头浅浅笑了笑。异常懂事的表现却叫袁爸爸眼眶隐隐发酸,轻轻拍了拍儿子没受伤的肩膀:“长大了,比以前懂事了。甄家的事你不要去插手,我会叫他们家给个说法,那个陷害了你的家伙至少也要废掉灵根,绝不会轻饶了他的。”

甄家的坏蛋确实应该罪有应得,小鬼使同样义愤填膺地攥了攥拳头,认真地点了点头,又轻轻拉住了袁爸爸的手:“我没事的,您不要担心了,快去休息吧。”

自家儿子果然是长大了,不光受伤了回来没耍没闹,居然都知道反过来关心当爹的了。

从来没和儿子这样和谐相处过的袁爸爸感动得热泪盈眶,本能地选择了最熟悉的奖励方式,阔气地拍了拍胸口:“没事儿,爸不困——你手机坏了,是不是想换个新的?爸给你掏钱,换个好点儿的,免得出去了叫你那帮小同学笑话你……”

※※※※※※※※※※※※※※※※※※※※

袁暮:说起来你们可能不相信,我觉得我已经被遗忘了 (〃>_<;〃)

————

石头里的金钱龟:啊……?=▽=

喜欢我超凶的![快穿]请大家收藏:(www.au26.com)我超凶的![快穿]笔趣阁备用站更新速度最快。

我超凶的![快穿]最新章节 - 我超凶的![快穿]全文阅读 - 我超凶的![快穿]txt下载 - 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全部小说 - 我超凶的![快穿] 笔趣阁备用站

猜你喜欢: 黑化值清零中婚如寂寞我有一个霸总朋友浮色每天都在要抱抱抱走这只小杠精!我不嫌弃他又丑又穷我在修罗场里乘风破浪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四个一起上帝国强力联姻(星际)全息网游之苦力毛绒绒娱乐公司无限游戏本能迷恋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听说我是他老婆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我自深渊来留香二世祖总在崩人设重生末世团宠妹妹六岁半待我有罪时他从火光中走来有只海豚想撩我
完本推荐: 天宝伏妖录全文阅读极品女仙全文阅读没出息的庄先生全文阅读炽道全文阅读终极蓝印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别来有恙全文阅读归途全文阅读坐等飞升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有匪全文阅读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修炼狂潮全文阅读你要相信我真的是白莲花全文阅读一秒沦陷全文阅读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全文阅读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在劫难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红楼之群英荟萃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大周仙吏满级大佬也要努力修仙诡异流修仙游戏公寓之逆袭人生明末亲军锦衣卫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人在大唐已被退学我在超神学院捡属性天作不合最强穿梭万界系统[红楼]公主自救手册我真不喜欢焰灵姬陛下因何造反禁区之狐妾无良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高阳大唐不良人重回九零人在木叶已成影二代圣旨驾到我真不是魔神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弃婿当道别人养蛊我养身和堕落之主谈恋爱铁律时间线你是我的天使呀

我超凶的![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超凶的![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超凶的![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全部小说 - 我超凶的![快穿] 笔趣阁备用站移动版 - 笔趣阁备用站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