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备用站 >> 我超凶的![快穿] >> 喂养指南

比谁都清楚这个儿子有多少难对付, 袁爸爸亲自把袁暮一路押回了家,一把扔进了用来关禁闭的小黑屋里, 才匆匆离开, 赶去同追捕水鬼的众人汇合。

逃跑计划第二弹也不幸夭折,袁暮轻叹口气, 终于老老实实地放弃了抵抗,放松身体躺在了硬邦邦的木板床上。

胸口的小兔子动了动,小心翼翼地跳到他脸颊旁, 耳朵紧张地贴在了脑袋上:“怎么办,你会不会挨揍……”

“放心,我又不是第一次挨揍了, 不怕的。”

袁暮轻笑出声,安抚地揉了揉它的脑袋, 一翻身坐起来, 摘下小兔子放在掌心顺了顺毛:“只不过——咱们还得好好商量商量, 怎么和他们解释我吊坠成精的事。”

知道自己闯了祸的小鬼使没精打采,眼泪汪汪地从小兔子里钻了出来,难过地缩成小球:“对不起, 我不应该在他们面前跳的。”

“怎么能怪你?你那时候都要被吃掉了,别说跳几下, 就算长翅膀都是应该的。”

袁暮把小鬼球抱进怀里, 笑眯眯地揉了两下, 一本正经地温声吓唬着他:“好了, 不要再难过了。你是我的鬼使, 可是我都没能保护好你,我心里已经够自责的了。你要是再难过的话,我就要哭出来了。”

“那你不要哭,我不难过了!”

小鬼使连忙抬起头,焦急地拉住他,就被袁暮眼疾手快地稳稳揽住,满意地弯了眉眼:“那你让我亲亲,亲亲我就不哭了。”

见到袁暮眼里的清浅笑意,小鬼使才意识到自己又被坏法师给骗了。红着脸低下头,心里的难过又涌上来,好看的眼睛里就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汽。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眼看着单纯的小鬼使几乎已经当了真,袁暮连忙安抚地揉了两下,语气转而郑重,认认真真地迎上小鬼使含着泪的眼睛:“不骗你,我跟你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再把你弄丢了,一次都不会了。”

莫名就戳中了心底最酸软的一小块,明明都只是头一回遇到,却像是错过了好几次一样,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却始终都没有办法改变结果。

小鬼使还什么都没能想得起来,心里却依然难过得要命。用力地攥紧了他的袖口,止都止不住的委屈就源源不断地涌了上来,抽抽噎噎地抹着眼睛:“要是我能哭出来,我肯定会一直哭的……”

“这个时候我帮你灌点水,是不是有点破坏气氛?”

心底莫名的一片酸楚,袁暮勉强笑了笑,轻轻揉了揉小鬼使的脑袋,弯下腰侧了头望着他。终于看到小鬼使被逗得弯了眉眼,才总算松了口气,揽着他轻轻亲了亲唇瓣:“别哭,听话,我说到做到,这一次绝对不会失约了。”

小鬼使心里酸酸暖暖,听话地点了点头,窝在人类法师的怀里发了一阵呆,才忽然想起最开始的担忧来,连忙撑直了身子:“可是——如果他们要赶我走怎么办?”

袁家虽然有不少鬼使,可他们两个显然不是主人和鬼使这样简单的关系。人和鬼物相伴从来都是捉鬼师的禁忌,自家老父亲一向都是那么传统的固执脾气,母亲再宠着自己,估计也不会允许自己这么胡闹,万一被知道了,只怕一定有自己好受的。

袁暮沉吟半晌不忧反喜,目光倏地亮起来,一把攥住了小鬼使的手腕,兴致勃勃把他拉到怀里:“那我就带你私奔,好不好?”

“私奔……”

又接收到了新的词汇,小鬼使好奇地眨了眨眼睛,才要问问私奔好不好玩,耳旁忽然响起了系统熟悉的机械音。

“检测到主角对宿主发出‘手拉手私奔’组队邀请,自动确认‘小狐狸精放开我鹅几’任务。宿主成功勾引主角并被主角父母发现,最终同主角一同私奔,可获得五千经验点。私奔后宿主可持续吸取主角阳气,该项任务为选做任务,不奖励经验点,但可提升宿主灵魂精纯度及威力……”

听到不奖励经验点,小恶魔就立刻对后文没了兴趣。也没再细听后面说的是什么,转眼就把犹豫抛在了脑后,高高兴兴地用力点头:“好,我们私奔!”

“真乖。等我爸回来我就跟他说我们的事,他肯定不同意,这样我们就有理由一块儿跑出去了。”

私奔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远远离开家,消息也一定压不住,早晚都会传出去被人们知道。即使不参加试胆大会,人们一定不会忍心责备为情所困的自己,说不定自己还能成为广大叛逆期青少年的偶像。

袁少当家信心十足地计划着第三次的逃跑计划,正打算拉着小鬼使对一对台词,小黑屋的门忽然被缓缓拉开,门外的人恭敬俯身:“少当家,家主请您过去。”

“我爸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吗?”

封印阵从来都是袁家的看家本领,林子里面有不少事先设好的封印阵,只要激活了就能使用。只要不是在袁家大宅里对付水鬼,应该还是不至于打不过的。

袁暮对自家老父亲能把水鬼封印这件事倒是很有信心,却也没想到效率居然会这么高,示意小鬼使暂时钻进小兔子里面,揣起吊坠走了出去。

“是的,这一次没费什么力气,我们一路追着水鬼进了林子,它们自己就回到封印里面去了。”

来人陪着他往正堂走,笑着点了点头,语气是难得的一派轻松:“这次的事和甄家没什么关系,那只大水鬼好像是替他儿子来出气的,说是他儿子被咱们给欺负了,所以就直接打上门来了——他们还是挺喜欢住在咱们的封印里面的,冬暖夏凉,又没有随随便便的鱼虾进去捣乱,比住在洞里清静多了。”

“虽然封印这一块儿我不太在行,但我总觉得这么听起来似乎不大对劲……”

袁暮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颌,看着来人似乎理所当然的神色,终于还是识相地没再多问。沉默着接受了新世纪的封印体系,跟着他一路进了正堂。

这次的任务似乎果然挺轻松,袁家主已经换了衣服在堂上正襟危坐,手里握着熟悉的乌木戒尺,桌上居然还有一壶泡好的热茶。袁妈妈也坐在边上,忧心忡忡地望了一眼儿子,心神不宁地轻轻叹了口气。

来人把少家主送到就转身离开,大堂里只剩下了一家三口。袁暮才要放松下来,袁爸爸已经啪的一声把戒尺拍在桌子上,冲着这个永远不给自己省心的儿子瞪起了眼睛:“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人家水鬼爸爸都能为了儿子捡来的小白石头打上门,自家老父亲就只知道冲着自己瞪眼睛。袁暮不高兴地跪在蒲团上,抓紧时间思考着正确的私奔方案:“就是您看见那么回事……”

“我看见的时候,你的吊坠已经自己长腿满地乱蹦了!”

袁爸爸怒极反笑,匪夷所思地摇摇头,屈指敲了两下桌面:“你总不会告诉我你连个职业捉鬼师都没考下来,你的吊坠已经自己集日月之精华成了精,就等着化形成人跟你私奔了吧?”

……

糟糕,撞梗了。

刚想好的剧本居然和自家老父亲的脑补一模一样,自己要是再点头说是,实在显得太没创意了。

袁少当家痛心疾首地低下头,飞速思考着新剧本,袁爸爸却已经没了耐心。朝他一招手,那枚小兔子吊坠就不由自主地从他口袋里飞了出来,稳稳当当地落在了袁爸爸的掌心,

“爸,我成年的时候您就说好不对我用隔空取物了的!”

说好了绝对不会把小兔子再弄丢,袁少当家义愤填膺地跳起来,几个箭步过去,才打算把吊坠抢回来,袁爸爸却忽然用戒尺隔住了他的手臂,反手把小兔子轻轻倒在桌上:“等一会儿,他妈妈,你来看看。”

雪白的小兔子瑟瑟发抖地缩在漆黑光亮的桌面上,怯怯地抬起头,迎上袁家爸爸妈妈的视线,就又不安地动了动耳朵,挪着小短腿往后窜了窜。

袁妈妈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摸摸一看上去就手感超好的小兔子。小鬼使在袁暮的身体里就对袁妈妈颇为依赖,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没有敌意,也就渐渐放松下来,挪过去小心翼翼地蹭了蹭袁妈妈的指尖。

“好乖……”

袁妈妈目光一亮,忍不住把小兔子捧起来,安抚地顺了顺柔软的耳朵,望向一旁的丈夫:“这么可爱,不像是什么妖物。先别急着凶他,再问问看,这吊坠原本就有灵异的地方,万一真是儿子的什么奇遇呢?”

“你坐下说,要是再敢耍滑,我一样会揍你。”

小兔子确实长得十分可爱,看着就不像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袁爸爸轻咳一声,对着儿子的语气也总算缓和些许,示意他坐在一旁,又不着痕迹地往妻子身边挪了挪,自以为隐蔽地压低了声音:“你别光自己逗它,让我看看……”

“不行,你那么凶,它刚才都被你给吓着了。”

袁妈妈捧着小兔子挪开,捧在掌心温柔地顺着软软的白色短毛,又忍不住捏了捏两只精致的小耳朵。袁爸爸看得心痒,忍不住撑着桌子探过身,又怕伸手吓着小兔子,只能把双手背在背后,上下左右打量了一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还挺乖,白白净净的,看着确实不像是什么妖怪,不如就养在家里吧。”

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爸妈就这么轻易接受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设定,被遗忘的袁少当家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站起身试图挽回局面:“爸,妈,你们听我解释,这确实是我的吊坠,只是我把它借给我的鬼使寄住了……”

“你还有鬼使?你每次抓鬼不都是连看也不敢看,直接把人家装瓶子里带回来吗?”

对自家儿子的禀性不能更熟悉,袁爸爸找了只毛笔,头也不抬地逗弄着小兔子,漫不经心地随口问了一句。

感觉自己这一次被无视得尤其彻底,袁暮深吸口气,还是认命地起身把所有的窗帘都严严实实拉紧,朝正在和毛笔尖奋力搏斗的小兔子伸出手:“来,现在没有阳光,可以放心出来了。”

小鬼使终于松了口气,连忙从小兔子里面飘飘荡荡地钻出来,又觉得有些难为情,才一出来就钻到了袁暮的身后,牵着他的衣角怯怯露出了个脑袋。

人鬼相伴是禁忌,虽然打定了主意要带着小鬼使私奔,在父亲的常年积威面前,袁少当家还是多少有些打怵,反手护住身后的小鬼使,鼓起勇气抬起头:“爸,我们是真心的。”

进度似乎有点快,说出口就后悔了的元少家主轻咳一声,迎上自家爸妈错愕的目光,不无尴尬地抬手摸了摸鼻尖:“不对,爸,我重来一遍……”

“不用了,我差不多已经明白了。”

再怎么也是能一瞬间脑补出一个完整剧本的男人,袁爸爸沉稳地摆了摆手,和袁妈妈交换了个复杂的目光,朝藏在袁暮身后的小鬼使点了点头:“过来,让我们看看。”

还是头一次以自己的真实形态见袁家的爸爸妈妈,小鬼使拘谨得不成,努力想要表现得好一点,学着人类的样子迈步走过去,朝袁家爸爸妈妈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叔叔好,阿姨好……”

小鬼使眉眼清秀相貌精致,周身泛着一层淡淡的白光,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鬼物,反倒像是个好看的小精灵。

袁妈妈立刻心软,还不等丈夫开口,就朝他轻轻招了招手,语气也温柔下来,生怕吓到了面前的小鬼物:“过来一点,叫我看看你。”

妈妈永远是比爸爸安全的,小鬼使连忙听话地飘过去,飘到一半才想起来自己要表现得好些,连忙努力沉稳地走了过去,乖乖站在了袁妈妈的面前。

小家伙乖乖飘在面前,干净的眼睛不谙世事清清亮亮,带着怯生的紧张,目光单纯柔软,全然看不出半点邪念。

莫名觉得这个目光有些熟悉,袁妈妈心里越发软下来,轻轻揉了揉小鬼使的脑袋:“你叫什么名字,还记得吗?”

“记得,我叫唐棠!”

袁妈妈果然还是一样温柔,小鬼使终于稍稍放松,目光晶晶亮亮地答了一句。声音清亮干净,叫袁妈妈眼里不由多了些笑意,满意地点点头:“真好听,你的名字和你一样可爱,我叫你糖糖可以吗?”

小鬼使脸颊上泛起淡淡粉色,垂下目光不好意思开口,只是用力点了点头,清秀的眉眼间就浸开柔柔软软的笑意。

“你别光问他,让我问两句……”

看着自家妻子和小鬼使一派其乐融融,袁爸爸在边上几乎坐不住,轻咳一声凑过去,迎上小鬼使干净澄亮的目光,努力板起脸色维持着为人父的威严:“你应当是新鬼吧?还记不记得自己家在哪里,之前都发生过什么事?”

自己在剧本里就叫“一只鬼”,都再没有什么具体的人设了。小鬼使紧张地摇了摇头,又担心对方不相信,抿了抿唇小声开口:“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到底会不会说话,问这个干什么,你还打算把他送回家吗?”

只有无辜横死的鬼物才会失去生前的记忆,偏偏小鬼使身上又一点怨气也没有,一看生前就是个单纯乖巧的好孩子,也不知道究竟遭遇了多叫人心疼的事。

袁妈妈立刻截住话头,不无谴责地瞥了一眼心虚不已的袁爸爸,温柔地抚了抚小鬼使的脸颊:“没关系,以后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吧,我们会像疼小暮一样疼你的,好不好?”

不会说话的袁爸爸被无情禁言,沉默着等妻子说完,才点点头惜字如金地附和一句:“对。”

袁少当家还在信心十足地等着爸妈棒打鸳鸯,自己顺势带着小鬼使远走高飞,却没想到这样几乎十拿九稳的剧情居然也能出现意外。错愕地望向自家爸妈,急匆匆上前一步:“爸,妈,你们这就答应了吗?!”

“你都说你们是真心的了,难道还一定要我们棒打鸳鸯才行?”

莫名其妙地瞥了一眼面前的儿子,袁爸爸将目光转回又乖又可爱的小鬼使,神色就立刻舒缓下来,满意地点了点头:“一看就是个好孩子,我觉得可以多疼他一点,他大概要比小暮乖得多了。”

隐约意识到私奔的计划大概没办法实现了,小鬼使无措地回身望向袁暮。后者才堪堪从忽然受到的打击里回过神,被小鬼使紧张期待的目光所激励,横下心上前一步,把小鬼使轻轻松松抱了起来:“爸,妈,你们刚才可能没看清,他是鬼,他是飘着的……”

“我知道他是鬼,可是他长得好看啊。”

和妻子通过目光短暂地交换意见达成一致,袁爸爸沉稳地点点头,替没见识的儿子解释着这条禁令的由来:“人鬼禁止相恋,说得其实是那些披着画皮的厉鬼,利用皮囊迷惑世人,夜间扯掉画皮吸人阳气取人魂魄。他原本就长成这个样子,你爹捉了这么多年的鬼,有没有画皮还是看得出来的。”

“居然都是这么随意的理由吗?!”

猝不及防地受到了打击,袁暮匪夷所思地摇摇头,索性彻底破釜沉舟:“可他是男孩子,你们不担心我没有孩子,你们抱不成孙子吗?”

“你要是找了个女鬼,难道还打算给我们生个孙子抱吗?”

自家这个儿子简直胡搅蛮缠,袁爸爸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显然不打算和他纠结这个话题:“再说了,你还有两个哥哥呢。你只要能消停点儿别惹祸,好好把试胆大会过了,我们也不指望你别的,你也就别再惦记着把这个怕鬼的突变基因再传下去了。”

居然已经上升到了基因的高度,被嫌弃到底的袁少当家终于缴械,难过地跑回去坐在椅子里不说话。小鬼使犹犹豫豫地回回头,正要飘回去安慰被打击的主角,又听到袁妈妈在叫自己,连忙紧张地转了回去。

“别怕,我们只是想和你说说话。”

袁妈妈朝他安慰地笑了笑,轻轻拉住小鬼使冰冰凉凉的手,把小兔子吊坠放在他手里握着:“怪不得小暮最近懂事了不少,居然还开始不怕鬼了,原来是有你陪着他。要是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帮我们个忙?”

自己被袁妈妈拜托帮忙了!小鬼使的目光倏地亮起,立刻责任感爆棚,也顾不上究竟还能不能完成小狐狸精的任务,用力点了点头:“我一定努力做到!”

看着一脸郑重的小鬼使,袁妈妈忍不住轻笑出声,温柔地把他揽到身旁,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凑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小鬼使仔细听完,抿了唇眨眨眼睛,清亮的眸子里不由溢出些笑意。袁妈妈笑吟吟地朝他比划了个“嘘”的手势,拉着小鬼使的手眨了眨眼睛:“是我们的秘密,不可以告诉小暮,好不好?”

“好!”

小鬼使兴奋地点点头,好看的眉眼弯起明亮的弧度,叫人心情都跟着舒畅了不少。

一看就是个好孩子,比自家儿子强多了。袁爸爸满意地微微颔首,目光也暖下来,瞄瞄妻子没有注意,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揉了揉小鬼使的脑袋,就立刻沉稳地收了回来:“臭小子从小淘气,你不要怕他。他要是欺负你,你就来告状,我们揍他。”

“为什么直接就揍了,中间难道都没有给我留一个解释的环节吗!”

什么“像疼儿子一样疼他”根本都是骗人的,自己这个儿子根本就没人疼!袁少当家委屈至极地拍案而起,又在自家老父亲严厉地注视下讷讷坐了回去,忍气吞声地低下头:“我知道了,爸,妈,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

※※※※※※※※※※※※※※※※※※※※

袁暮:心如死灰 _(Q_Q」 ∠):_

喜欢我超凶的![快穿]请大家收藏:(www.au26.com)我超凶的![快穿]笔趣阁备用站更新速度最快。

我超凶的![快穿]最新章节 - 我超凶的![快穿]全文阅读 - 我超凶的![快穿]txt下载 - 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全部小说 - 我超凶的![快穿] 笔趣阁备用站

猜你喜欢: 偏爱每天都在要抱抱装睡的梁多待我有罪时时光里的蜜果量身定制心眼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定风波法医星妻太妖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我这糟心的重生全息网游之苦力穿成大佬的心尖宠黑化值清零中可爱过敏原我在修罗场里乘风破浪影帝的隐藏属性百年好合我自深渊来玄学大师的佛系日常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酒醒以后大国医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天上掉下个媳妇儿
完本推荐: 我养大了世界首富全文阅读纨绔修真少爷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掌御星辰全文阅读快穿之娇妻全文阅读妾本惊华全文阅读豪门婚色之前夫太坏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回档1995全文阅读宠后之路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全文阅读夜宴全文阅读汉阙全文阅读惊蛰全文阅读攻略极品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听说我是他老婆全文阅读抱走这只小杠精!全文阅读锦鲤学霸的漂流瓶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冥王殿太古龙象诀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拐个王爷一起田六道之修罗大帝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妖女哪里逃老祖宗她又美又飒绝世名伶系统户外直播间[七五]我是陈世美?!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校花的贴身高手惊悚练习生环球挖土党我的师尊超无敌我真不是魔神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剑卒过河天作不合养了一只小狼崽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红楼]公主自救手册战场合同工我的细胞监狱基因大时代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孙猴子是我师弟

我超凶的![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超凶的![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超凶的![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全部小说 - 我超凶的![快穿] 笔趣阁备用站移动版 - 笔趣阁备用站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