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备用站 >> 我超凶的![快穿] >> 喂养指南

莫名其妙就得到了自家爸妈的开明祝福, 走投无路的袁少当家心如死灰,终于老老实实地待在了家里, 认命地等待起了三天后的试胆大会。

天色已经黑了, 萤火虫星星点点的飘了整个院子。小鬼使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漂亮的场景,兴高采烈地飘进来, 看到简直超失落的主角就立刻噤了声,小心翼翼地飘过去,抱着膝盖蹲在他身旁:“对不起, 我没有成功叫爸爸妈妈不喜欢我……”

“什么话,他们喜欢你我才高兴呢。”

袁暮哑然轻笑,抬手把乖乖蹲在身边的小鬼使揽进怀里, 眼眶含泪轻叹口气:“我只是没想到, 他们居然真的一点都不同情我,事实果然永远都是比梦想残酷的。”

其实真正的事实还要更残酷一点, 小鬼使心虚地眨了眨眼睛, 想起袁妈妈的嘱咐,还是没有把小秘密说出来。只是体贴地抱住他, 把脸颊贴在他颈间, 安慰地轻轻蹭了两下。

小鬼使的温度清清凉凉, 在夏天的晚上抱在怀里不知道有多舒服, 也总算熨帖了身心受挫的袁少当家。

袁暮满意地勾了勾唇角,揉揉小鬼使的脑袋, 耐心地望着他:“刚刚是不是有事情想要和我说?怎么了, 是想做什么吗?”

“想出去抓星星!”

迎上主角耐心的注视, 小鬼使目光倏地亮起,高高兴兴地扶着他的肩膀支起身子,期待地指向窗外:“好多的星星,都落下来了!”

“什么——萤火虫吗?”

袁暮微微挑眉,好奇地转身往窗外看了一眼,果然见到不少萤火虫正在院子里面四下飞散,眼里不觉多了些笑意。含笑点了点头,牵住了小鬼使的手:“走,我们去多抓点,然后装进你身体里,你就也会闪闪发亮了。”

“真的吗真的吗?”

小鬼使立刻心动,被他牵着出了门,动力十足地追着萤火虫到处乱跑,把一群萤火虫都追得四散飞个不停。

他的身形半实半虚,有时候运气好能扑中,可只要萤火虫奋力一撞就又飞了出去,叫一心想要亮晶晶的小鬼使累得气喘吁吁,到最后也没能成功地抓住一只。

袁暮抱着胳膊靠在花坛边上,含笑望着玩得不亦乐乎的小鬼使,眼里渐渐浸润过极柔和的暖意。

眼前的场景他似乎不陌生——那应当不是这一世的记忆,或许已经攒了好几个轮回。他的目光从来都没有从对方的身上离开过,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从来都是同一个人。

“抓住了!”

小鬼使玩得兴高采烈,丝毫没有注意到号称要帮自己抓星星的法师正在边上偷懒。好不容易用双手攥住了一颗星星,兴冲冲地飘到袁暮的面前给他看,却才飘了过去,就被萤火虫撞破了个小口,摇摇晃晃地拍打着翅膀逃了出去。

“啊……”

好不容易抓到的小星星又跑了,小鬼使失落地瘪了瘪嘴,眼巴巴看着得意洋洋到处飞舞的萤火虫。袁暮轻笑出声,耐心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忽然抬手握住了小鬼使的手臂,把他稳稳当当拉进怀里,低头温存地吻了下去。

“这样你就可以抓得住小星星了,忘记了吗?”

小鬼使总是记不住要吸取自己的阳气,简直叫人操心得不行。人类法师美滋滋地在心里抱怨一句,一本正经地揽住怀里的小鬼使,耐心地描摹着冰冰凉凉的唇形,忽然敏锐地觉出了一丝细微的甜意。

“是糖吗?”

没想到小鬼使居然也能吃东西,袁暮讶异地挑了挑眉,抱着他放在自己面前,好奇地戳了戳小鬼使显然因为心虚正在迅速变粉的脸颊:“哪儿来的糖,怎么能吃得到的?”

“是妈妈给的……”

小鬼使目光微闪,莫名显出了些心虚,红着脸低下头,乖乖掏出块糖递给他:“好像是用了什么祭阵,我不太懂……给你吃!”

居然连祭祖才用的祭祀大阵都启用了,就是为了给小鬼使喂两块糖。越来越感受到差别对待的袁少当家心境凄凉,不无感慨地轻叹口气,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不了,我就不和你抢了,你自己吃吧。”

如果不借用主角的身体,要吃到好吃的就很不容易了。小鬼使小心翼翼地把糖装回去,期待地抬起头:“那我这样就可以抓到小星星了吗?”

“可能还不够,刚才的时间太短了——你不能走神,得好好吸取我的阳气才行。”

袁暮轻咳一声,一身正气地答了一句。小鬼使懵懵懂懂地眨了眨眼睛,虽然对这种拿不到经验点的事情毫无兴趣,却还是挨不住能抓小星星的诱惑,乖乖地凑了上去,微微踮了脚,伸出双臂主动抱住了人类法师的脖颈。

得逞的人类法师眨了眨眼睛,没有提醒小鬼使其实可以飘起来,稳稳地抬手把他揽住,心满意足地低头吻了下去。

非常好,下次一定要多养一点萤火虫。

清淡的月色里,泛着柔和光芒的少年虔诚地踮起脚尖,抬手搂着人类法师的脖颈,力道清浅又温存。院子里的萤火虫星点闪烁,穿梭着划出特有弧线,等待着命中的另一半接收到信号前来会合。

夏天的夜晚,又到了该忙碌正经事的季节了。

整个晚上都玩得尽兴不已,小鬼使还没回屋就困得不成,趴在人类法师的怀里舒舒服服地打着瞌睡。袁暮耐心地抱着他,胡乱哼着温柔懒散的调子,清凉的夜风吹过来,叫他忍不住舒适地轻叹了口气。

要是时间能一直定格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个念头在第二天一早,尤其强烈得几乎到达了顶峰。

大清早醒来就眼前一黑,吓得袁暮险些当场吐出一团火球来,原本温馨的屋子忽然鬼气森森,四周都是稀奇古怪的凶恶脸孔,也不知道是掉进了谁的魇阵里面。

袁少当家战战兢兢裹紧了被子,坐在床角仔细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形,下意识摸向枕边的小兔子吊坠,却猝不及防地摸了个空。

第一反应就是水鬼的香皂终于化了,又带着超大水鬼打上了门。袁暮壮着胆子一跃而起,在漆黑的屋子里摸索了两下,忽然摸着了个冰冰凉滑溜溜的东西,猛地打了个哆嗦,面前就无声无息地冒出了一簇莹绿色的鬼火。

“妈呀啊啊啊——”

袁少当家的惨叫声立刻响彻了袁家上空,早已习惯的袁家众人只是稍一停顿,就又各顾各地忙碌起了手头的事情。

厚厚一沓符纸眼看就要被甩出去,袁暮忽然被熟悉的清凉包裹住,耳旁传来满是歉意的柔软嗓音:“对不起,是我……”

被熟悉的声音拉回了最后一丝理智,袁暮颤颤巍巍地打开灯,看看怀里举着烟花的小鬼使,又看看掉在地上扑腾的鲤鱼,心惊胆战地长长出了口气:“这是——早上叫我起床的新方式吗?”

“不是的,是妈妈说你胆子太小了,要多吓一吓,等到考试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被袁妈妈用糖块顺利收买的小鬼使心里内疚得要命,低了头小心翼翼地开口,偷偷瞄着人类法师惨白的脸色,飘过去轻轻替他抚了抚胸口:“真的那么害怕吗?要不我们还是不要勉强了,到时候我还帮你,我不怕他们的……”

“不……现在再仔细想一想,其实好像也没多害怕。”

已经被吓过了头的袁少当家莫名反而淡定了下来,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把鱼扔进水缸里,拉着小鬼使坐回了床上,轻叹口气沧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以为我就没动过这个心思?要是能的话,我早就拜托你帮忙了,也用不着折腾出这么多波折来——可惜他们的考核检查特别严格,一旦发现夺舍,就会立刻永久剥夺考试资格,到时候我爸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

“这么严格吗?”

小鬼使忧心忡忡地眨了眨眼睛,关切地望向人类法师。袁暮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正在琢磨着能以什么理由忽悠着小鬼使对刚才的行为感到歉疚,好叫自己趁机占上点便宜,小鬼使却已经发着愁轻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那就没办法了……”

“什么没办法?”

莫名生出些不祥的预感来,袁暮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才问了一句,房顶的灯就又忽然晃眼地闪了起来,一亮一灭地晃了几次就砰地熄灭,两缕幽幽的鬼火就又飘了出来。

“妈呀啊啊啊啊——”

刚刚觉得自己不害怕的袁少当家转眼就又凄厉地惨叫一声,眼泪横飞地蹦到床上,立刻把之前的淡定再度抛到了九霄云外。

“不行呀,这样比之前还多了一个啊了。”

已经答应了袁妈妈一定要保证主角通过考试,小鬼使苦恼地叹了口气,重新叫灯亮起来,把两个绿幽幽的LED小灯泡放在一旁,安抚地抱住人类法师蹭了蹭:“没关系,我们多练几次,一定可以不害怕的。”

“真的可以吗……”

终于没了心情再假装淡然,袁暮吸着鼻子抱紧了小鬼使,含着热泪紧护着最后一丝希望:“能不能告诉我,妈妈拜托你吓唬我多少次,有盼头吗?”

“有的,妈妈说只要吓唬到你惨叫不出来就可以了。”

小鬼使用力点了点头,劲头十足地握了握拳,双手扶住了主角的肩膀:“妈妈说这叫魔鬼训练,只要熬过去,就一定能顺利通过最后的试胆大会的!”

终于彻底没了盼头,人类法师心如死灰地坐在床上,难过地抱紧了自己的被子。刚想抱住自家小鬼使寻求些安慰,就又看到了一张超恐怖的青面獠牙的面孔。

……

在三天的不懈努力下,挂着青黑色眼圈的袁少当家终于彻底没了力气惨叫,恍恍惚惚地被自家小鬼使拉着手领出了屋子。

已经把选做任务刷到九十九次的小鬼使心里也愧疚不已,频频回头望着分分钟似乎就要一头栽倒在地上的主角,担忧地飘回他身边,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还好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要的就是现在心如死灰这种感觉。等我缓过劲来,我觉得我还是会害怕的。”

袁暮顽强地摇了摇头,气息奄奄地抬头望向小鬼使,含着热泪拉了拉他的手:“我觉得我妈一点都不爱我,我在这个家里受尽了排挤,已经快待不下去了,等考完试我们就私奔吧。”

“好,我陪你!”

现在鼓励主角比什么都重要,小鬼使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立刻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试胆大会自然是要在子夜时分进行的,小鬼使把袁暮送到门口,又把小兔子吊坠从颈间摘下来,郑重地交到他手里:“我在这里存了一点东西,你要勇敢,要是实在害怕的话,就用力握紧它,不过只能用一次……”

“谢谢你,我现在觉得好多了。”

袁暮目光微暖,双手揽住了小鬼使,在他的额头上轻轻柔柔地落了个吻:“在出口等我,我肯定能在那里出来的。”

小鬼使的目光晶晶亮亮,用力点了点头,朝着他鼓励地握了握拳:“我在那里等你,你出来了我们就私奔!”

“嘘——私奔是要很秘密才能做的事,不能说给别人听的。”

就知道小鬼使一定还不懂得私奔是什么,袁暮哑然轻笑,耐心地揉了揉他的脑袋,鼓起勇气往那扇黑洞洞的门里走了进去。

在恶魔出身的小鬼使这几天严苛的魔鬼训练之下,袁暮几乎已经见识到了各种鬼怪吓人的惯用手段,再看那些毫无创意的鬼魂在自己身边飘来飘去的做鬼脸,实在生不起半点儿配合的心情,打着哈欠轻轻松松通过了前面的关卡,连眉毛都没有动上一动。

这种肤浅的恶作剧算什么,比自家小鬼使的招数差得多了,也不知道自己之前怎么会害怕这种东西。

不以为然地腹诽了一句,袁少当家淡定地一路向前,忽然隐约觉出像是撞破了一道无形的屏障,眼前的世界就忽然一片漆黑。

试胆大会会逐渐封闭人的五感,其中以视觉、听觉和触觉表现得最明显。当探知外界的途径被一项项剥夺的时候,本身就是一种难以克服的恐惧。

袁暮依然不为所动,只是凭借着听力判断四周的情况,谨慎地往前迈着步子,不由自主地握住了颈间的吊坠。

再怎么也是跟自家小鬼使承诺过一定会通过了的,当然不能被这种级别的难度就给轻松吓到,不然回去要亲亲小鬼使都一定会嫌弃自己了。

在顺利出去就能私奔的动力下,袁少当家一路披荆斩棘,在封闭了听觉之后依然摸索着磕磕绊绊前进。四周的鬼物已经换了吓人的办法,缠着他周身盘旋个不停,阴森森的寒意四散蔓开,一点都不像小鬼使那样清清凉凉的温柔舒服。

有小鬼使开过光的小兔子吊坠陪着,一切似乎就没那么可怕了。袁暮跌跌撞撞往前走着,却才迈出一步,周身莫名的一震,就像是坠入了一片彻彻底底的虚空之中。

四周只有寂静的漆黑,看不见也听不见,什么都摸不到。袁暮有些不安,本能地想要寻找出口,却偏偏无论怎么尝试,都只是一片徒劳的虚无。

触觉的封锁是逐渐开始的,趁着还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袁暮抬手重新将吊坠握住,盘膝坐在地上,尽力守住了心神,脑海里却忽然涌现出了无数陌生又极熟悉的回忆。

别墅里的小少爷躺在床上,呼吸机的面罩遮去了大半张脸,目光黯淡却依然温柔。号称要绑架自己的小绑匪不顾一切地扑过来,殷红的血色眼睁睁在面前洇开。雄心勃勃想要欺负自己到哭的小副总无知无觉地倒在他臂间,被他亲手送进隔离舱里赌命。明明应当是叛徒的小机器人安安静静地靠在他怀里,乖巧得仿佛只是不小心睡熟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还会醒来。

他一直都说好了要保护好的小兔子,原来真的已经不止一次被他弄丢过了。

在这场试炼里,最后的一关,通常被人们称之为心魔。

强烈的痛楚不由分说地在胸口炸开,袁暮急促地喘息着,身体止不住地微微颤栗,冷汗和着泪水顺着脸颊无助地淌下来,落进一片虚空中。

——不要走。

最后一场圣战,天使的六翼迸射出圣洁的耀眼光芒,净化着一切不忠于神的黑暗,也将那一道纯净的黑色流光一并打散成点点星光。

他忽然认出了那个弄丢翅膀的少年恶魔,仓皇地扑过去,想要挽留住那些已经散开的漆黑墨色,却只能徒劳地看着一切都在指间消散流逝。

——是我的错,不要走。

清秀单薄的少年靠在他臂间,总是不肯摘下来的帽子滚落在地上,露出两只尖尖的小角。

少年恶魔有些局促,抬起手想护住那两只角,却才一抬手就抻动了伤口,殷红的血色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转眼就染红了天使洁白无瑕的翼翅。

目光落在天使看上去就极圣洁的翅膀上,少年恶魔歉疚地眨了眨眼睛,努力探着身子想要去替他抹掉:“对不起,弄脏了……”

“不要管它,没关系的。”

天使的手臂绷得死紧,握着他那只手的力道却放得极轻柔,另一只手尽力向他的伤口灌注着莹白的光芒,试图替他止住伤口处汩汩涌出的殷红。

——不要走,求求你。

少年恶魔的目光已经有些黯淡,低下头腼腆地抿了抿唇角,又抬起头望向他:“我没有做过坏事,你愿意相信我吗?”

“我信,你快点好起来,我陪你去做任务。让你做大反派,怎么做坏事都可以,叫我惨得活不下去都没关系。”

自己的力量没有办法治愈自己造成的伤口,天使徒劳地努力着,视线不自觉地模糊成一片,声音止不住的隐隐发颤,语速却依然又急又快,生怕来不及让对方听到。

少年恶魔被逗得不由轻笑出声,又轻轻咳嗽了两下,就有更多的鲜血被咳落在胸前,也落在天使的手背上。

“那我要做个大反派,要超凶的那种,出去威风堂堂的……”

“一定能的,你快点好起来,一定能的。”

天使的声音终于再掩饰不住哽咽,滚烫的泪水落在少年恶魔苍白的脸颊上,轻柔地抚上那两只小巧的顶角。

“天使的眼泪……我可以许愿吗?”

从小就听说着六翼天使的眼泪可以实现一个愿望,少年恶魔期待地仰起头,眉眼弯弯地望向面前的天使,语气已经很低弱,缥缈得似乎一阵风就能吹散。

天使努力挑起唇角,在他额间落下一个吻,郑重地点了点头:“我会用我的翅膀完成你的愿望,你想要许什么都行,我一定都能做得到,只要你许愿要活下去,我就可以——”

“可以抱抱我吗?”

少年恶魔轻轻柔柔地弯了眉眼,努力朝他抬起手臂,漆黑的瞳眸里重新泛起亮晶晶的期待:“我很冷,可以抱抱我吗?”

天使猛地一颤,忽然用力将他抱紧,语气破碎得近乎哀求:“许愿活下去,求求你,许愿活下去——我会实现你的愿望,你快许愿,快一点,要来不及了……”

被他的动作牵动了伤口,少年恶魔轻轻蹙了蹙眉,就又舒展成温柔纯净的弧度,闭上眼睛靠在他颈间,静静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圣战已近尾声,黎明曙光已经初现,恶魔都已经败退回了恶魔之渊,重新隐没进黑暗里。

天使半跪在地上,静默了许久,忽然抬起手一只只折断了自己的翅膀。

“我祈愿……”

翼翅折断的锥心痛楚叫他止不住地蹙紧了眉,神色却依然坚定沉静,单手揽紧了怀里无声无息的少年恶魔。

“我祈愿,以六翼生成世界,保有其魂灵,我将以灵魂投入轮回世界,指引迷途者归乡……”

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会再放手了。

凭着仅存的触觉用力握紧了胸口的吊坠,温暖柔和的白光莹莹亮起,袁暮打了个颤猛地睁开眼,身上已经被冷汗浸透,视线终于恢复了一片清明。

耳旁是成功通过试炼的祝贺,天上莫名其妙地炸开五颜六色的礼花。袁暮却什么都顾不上,一路扒开人群焦急地寻找着,一眼看见了飘在不远处的小鬼使,快步冲过去,拉住了小鬼使的胳膊闷头就跑。

“成功了吗?祝贺你,这下你就是职业捉鬼师了——”

“对,我成功了。”

小鬼使身不由已地被放着风筝,飘飘荡荡地期待着开口,就被袁暮一把揽进怀里,认认真真地吻了下去。

“我现在已经捉到鬼了,我们私奔吧。”

※※※※※※※※※※※※※※※※※※※※

私奔后的幸福生活(伪)

袁暮:来来来吸阳气啦ヽ(*^3^)ノ

小鬼使:又没有经验点,不要 ╯^╰

————

中间看不懂不要紧诶嘿嘿◥(*^ω^*)◤给最终世界打个底!

喜欢我超凶的![快穿]请大家收藏:(www.au26.com)我超凶的![快穿]笔趣阁备用站更新速度最快。

我超凶的![快穿]最新章节 - 我超凶的![快穿]全文阅读 - 我超凶的![快穿]txt下载 - 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全部小说 - 我超凶的![快穿] 笔趣阁备用站

猜你喜欢: 大妖富婆租赁营业中有只海豚想撩我天上掉下个媳妇儿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渣渣小娇娇星际修妖纸片恋人装睡的梁多留香他从火光中走来和甜文男主谈恋爱[快穿]大国医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最后的守卫重生之泳将待我有罪时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乘人之危[英美]安妮的城堡四个一起上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我不嫌弃他又丑又穷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网王]致萝莉抱走这只小杠精!
完本推荐: 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全文阅读一朝成为死太监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汪汪汪!?全文阅读818我那些攻略对象[快穿]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一部)全文阅读快穿之大佬要上位全文阅读唐门高手在异世全文阅读捡个伴读当助理[娱乐圈]全文阅读阁下全文阅读奈何只钟情于你全文阅读天芳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他与微光皆倾城全文阅读网游之真实之境全文阅读重回九零年代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第二十八年春全文阅读纨绔修真少爷全文阅读皇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锦衣玉令开局选择亿万集团总裁斗罗之祖龙传说重生之九零年代诸天一道权宦心头朱砂痣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高龄巨星和堕落之主谈恋爱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帝妃临天从好歌曲开始末世胖妹逆袭记剑卒过河铁律时间线最强战医这个魔帝太难做了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福运甜妻有空间绝命军医:开局中医满级低调为王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爆款创业孙猴子是我师弟我夺舍了魔皇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妾无良我要做球王替嫁谋爱

我超凶的![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超凶的![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超凶的![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全部小说 - 我超凶的![快穿] 笔趣阁备用站移动版 - 笔趣阁备用站手机站